“王峰?”大家惊呼起来,这个王峰可是个狠角色,他也是八层巅峰实力,也是赢过廖林的。

“他干什么?难道觉得比小师妹厉害?”

“肯定是想教训新人,想拿奖励!”

“就他最喜欢装清高,最好输给小师妹,那就笑掉大牙了。”

“这次要动兵器了吧!王峰最强的就是他那把大刀了。”

……

大家的议论声,熙月菱也是听到的,这个王峰一上来她就看着不舒服,那双眼睛很小,很阴冷,好像一条毒蛇似的。

“王峰,真的要挑战熙月菱?同级挑战?”蓝导师询问道。

“是的,弟子需要元气丹,所以只能挑战小师妹了。”王峰抱拳说道。

熙月菱嘴角微微抽搐一下,他明明知道自己赢了廖林,居然还敢挑战,那他肯定也赢过廖林才对,那么他肯定也很有信心。

难道有杀手锏不成?那把大刀?

“导师,若是我赢了,我可有奖励啊!”熙月菱连忙询问导师。

美腿细又长清纯美女高清生活照

导师看看熙月菱,随即沉默一会道:“再给三颗元气丹做奖励。”

“哇!蓝导师,不公平,上次我们同级只有一颗元气丹。”有弟子在下面起哄。

蓝导师眯起眼睛冷冰冰道:“老子要偏心,有意见?”

“咳咳咳咳!”熙月菱直接被这位蓝导师雷得都被口水噎住了,真的一鸣惊人啊,这老头子相当有个性啊。

“没,没有,蓝导师请随意。”那弟子被吓得哭笑不得,这特么摆明拳头大谁说话啊。

蓝导师哼了一声道:“熙月菱,新进弟子,第一天就敢越级挑战,勇气可佳,而且还能赢了越级挑战,那是天赋可佳,还敢接受第二场挑战,那是胆气可佳,这样的弟子老夫就不能多奖励?”

此话一出,大家才觉得熙月菱这个新弟子确实挺牛逼的,胆量确实很大啊。

顺眼大家都只能齐腰头,该奖,该多奖!

“多谢蓝导师对菱儿的夸奖。”熙月菱连忙谦虚一下。

蓝导师嗯了一下道:“加油小丫头,老夫看好。”

“嗯,我会努力的。”熙月菱很高兴,能让导师看好,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收获了。

“王峰,开始吧!”蓝导师宣布开始。

王峰立刻手中出现一把两米长的银色大刀,那刀一出现就散发一股冷冽之气。

“我就知道他会用他这把大刀!”

“肯定啦,圣王境大刀,能加持他战斗力,不用就是傻瓜。”

“老是用大刀,早晚会被抢走!”有人愤愤不平。

熙月菱听到大家说是圣王境的大刀,内心也是日了狗,妈蛋,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想以兵器来赢她,想得到美。

熙月菱有朱雀剑,但她可不敢拿出来,随即想到了那根圣王境妖兽的骨头,虽然没有锻造成为兵器,但也能当棍子用啊。

想到这里,她看看王峰道:“师兄,确定要用这把圣王境的大刀?”

“擂台战没有规定不能用兵器,小师妹是没有兵器吗?”王峰很是鄙视地看着熙月菱。

熙月菱顿时苦笑道:“我确实没有师兄那么好的兵器啊,不过既然师兄一定要用兵器,没关系,我用这个凑合一下好了。”

说完她手中就出现了差不多两米长的大骨头。

“啥?”下面顿时有点惊呼。

“哈哈哈,这是妖兽的腿骨吧!”

“天哪,小师妹这是真没兵器,连骨头都拿出来了。”

“圣王境妖兽的骨头,到是也可以做兵器,不过看着好寒酸啊。”

“小师妹好有趣,哈哈哈。居然能想到用骨头,哈哈哈。”

一下子整个擂台紧张的气氛,瞬间都变得有点搞笑起来了。

似乎熙月菱就是一个逗大家的笑料一样。

蓝导师已经站到边上,看到熙月菱拿出一根大骨头,也是愣懵了一下,随即嘴角也是微微抖了几下。

王峰一张脸就更搞笑了,似乎被惊讶到了,小眼睛都大了一倍。

“师兄,来吧!我这跟骨头可不一定比的大刀差。”熙月菱虽然不知道这是圣元境几层妖兽的骨头,但小黑说应该不会差。

小麒麟也说应该能抵挡那把大刀,让她信心也足了很多。

下面的魏枫很是紧张,大家都笑熙月菱,但他两只手掌都是汗水,怕骨头会被大刀砍断。

苏师姐也是愣懵了很久,随即掩嘴笑起来。

她发现这个小师妹还真有点可爱。

王峰回过神来,眼睛眯起,简直就看不到他有眼睛,随即啊的一声,就举起大刀向熙月菱狠狠地砍了过来。

那圣王境的大刀刀锋灌入了圣元境八层巅峰的灵气,看上去青光夹带银光刀锋,气势吓人,就好像一刀能砍尽天下似的。

熙月菱全神贯注,双手也握紧了圣王境的骨头,就想是打高尔夫的动作一样。

随即王峰的大刀砍下来,她直接挥杆而上,两者激烈的交织在一起。

兵器交戈之声,让人牙齿都酸疼至极。

熙月菱小脸扭曲,王峰更是面色狰狞,两人似乎谁都不想让谁,谁都想要对方退开去。

熙月菱实实在在感受到那圣王境兵器的加持力量,本来怕大骨头抵不住,但发现大骨头被砍上之后,出现一个刀砍的印子,但没断开。

熙月菱是吓一跳,但看到没断,顿时心里一松,随即战意飙起,呲牙咧嘴地看着对面的王峰。

王峰显然没想到熙月菱一根骨头居然也能架住他的大刀,让他有点心惊之余,更加多的是气愤。

他不能输,要是输了就要去跪三天了,不能用实力的跪罚,那简直不是人做的事情的。

不能输让王峰立刻又大叫一声,再次挥刀再砍。

熙月菱立刻骨头一横,再次拦住,就这样一来一往之间,大刀和大骨头碰撞数十次,熙月菱的那根骨头上都是伤痕累累,但谁都看得见,都是表面的划伤,根本不可能砍断这根骨头。

王峰发现全力之下都不能打退熙月菱,瞬间倒退开去,气喘吁吁起来。

“王师兄,应该轮到我了吧!”熙月菱嘿嘿一笑,似乎很开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