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场面让莫无忌顿时气炸了。

自从把秦沫沫带到京城后,他碰都没有碰到过秦沫沫啊。甚至连指头都没有摸到过。

哪想到现在竟然看到秦沫沫和刘芒这般暧昧的情景。

“难道吴心已经知道当初我救她的内幕了吗?”

愤怒之余,莫无忌不仅有些担忧。

如果秦沫沫知道阳市的事情,绝对不会对他有感激之情了。到时候,他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此时此刻,秦沫沫已经愣住。她没有想到莫无忌竟然突然到来。

而刘芒却冷冷一笑,故意在秦沫沫的胸前抹了一下,然后一把抱住秦沫沫,挑衅的冷哼道:“你能如何?”

话说着,刘芒整张脸微微凑到了秦沫沫的脸上,大口吸着秦沫沫身上散发的处子幽香。

咔嚓!

莫无忌哪里受到得刘芒这般挑衅,顿时双眼尽红,对着手下怒吼道:“给我上,废了他!”

哗啦啦!

似云端梦幻少女透明薄纱裙美轮美奂图片

十数米黑衣男子从腰间拔出寒光闪烁的开山刀朝刘芒围了过来。

“住手!给我住手!”

看到那散发着寒光的开山刀,秦沫沫焦急的吼道。

“嘿,美女,别慌。这些废物伤不了我的!”突然,刘芒邪笑着秦沫沫看了一眼,嘴巴竟然朝秦沫沫的嘴巴吻了下去。

“啧啧,这滋味很嫩,很润,很爽。莫无忌,你恐怕还没有尝过吧!哈哈哈”

在秦沫沫的红唇微微一点,刘芒发出畅快的大笑。好似报复到莫无忌一般,心头爽快到了极点。

这一刻,秦沫沫呆滞住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刘芒竟然突然吻住了她,而且还发出那种让她感到陌生甚至是惶恐的笑声。

这一刻,刘芒给她一种极度的陌生的感觉。另外,她感受到刘芒对莫无忌有种不死不休的仇恨。

可是,她只知道在阳市的时候,刘芒曾在聚福楼与莫无忌发生过而已。

而此刻,她感觉刘芒和莫无忌的仇恨似乎不是那么的简单。

秦沫沫是被刘芒这突然的举动给惊呆了,可是对面的莫无忌愤怒得青筋暴起,狰狞的咆哮道:“啊,刘芒,今天你必死在这里!”

“给我杀,砍死他!”

秦沫沫来到京城数月,他动都没有动过。可现在却被刘芒搂着怀里,夺走香吻,他愤怒到了极点。

禁脔被动,他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嗡!”

莫无忌话音刚落,他一名手下挥舞着开山刀猛的一跳,朝刘芒的脑门劈了下来。

那一刀汇聚了一身的力气,要是被劈中,脑袋定被斩成两半。

“哼,找死!”刘芒冷漠低吼一声,直接一脚往上一踢,那男子直接朝屋顶上面飞了上去,身体直接与天花板碰在一起,嘴巴喷出的血水宛如大雨一般倾泻而下,极度的凄艳。

“他妈的,给我杀!”看到刘芒瞬间被废掉了自己一个强大的手下,莫无忌微微往后退两步,再度咆哮道。

“杀!”

莫无忌的手下悉数朝刘芒扑杀而来。

“小小心!”看着扑过来的黑衣杀手,秦沫沫下意识的叫了一句。

“你竟然关心我?”秦沫沫的这一句话让刘芒微微一滞,随即大笑道:“莫无忌,你听到了吗?你的吴总叫我小心。哈哈哈”

在一阵大笑之下,刘芒再度俯下身在秦沫沫那粉嫩的嘴唇啄了一下之后,抱着秦沫沫朝莫无忌的手下杀去。

轰!

虽一手抱着秦沫沫,可刘芒完没有影响到刘芒的行动。刹那间,刘芒抱着秦沫沫在莫无忌的手下中横冲直撞。

那身影宛如巨龙,那气势宛若风暴,那姿态犹如魔神。

左边有人杀来,刘芒便是一拳。

右边有人扑到,刘芒就是一脚。

十数米可怕的杀手围杀着抱着秦沫沫的刘芒。可是,在刘芒面前,这些平日里凶悍无比,以一当十的杀手和保镖宛如一堆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刘芒就宛如他的代号一般,宛如一尊真正的死神一般强势出手。

鲜血喷射,血雨满地。

短短时间,整个办公室倒下了十数米黑衣保镖和杀手,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办公室。

与此同时,刘芒身上爆发着恐怖的杀气,那杀气与血腥味混合着,让人心惊胆战,欲要崩溃。

“死神”站着办公室的门边,莫无忌早已经胆寒。

他再一次感受到刘芒那狂暴的姿态和肆无忌惮的出手。

而就在他惊骇的时候,一道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剩你了!”

刘芒抱着秦沫沫朝莫无忌走去。一手搂着美人,一手的拳头滴着鲜血,显得无比的霸气。

“刘芒”看着近在咫尺的刘芒,莫无忌怨怒的低吼一声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出口,刘芒那带着血水的拳头直接招呼在他的胸膛。

噗呲!

一口脓血喷了出来。

莫无忌直接弯着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豆大的冷汗从他脑门上直流而下。

“莫无忌,你是想死还是想活?”看着瘫坐在地上、嘴巴喷出血水的莫无忌,刘芒心头没有丝毫的怜悯,直接一脚踩在莫无忌的肩膀上。

“咳咳,刘芒,你他妈的有本事杀了我?”被刘芒一踩,莫无忌嘴巴再度流出鲜血,脸色更加狰狞。

“你以为我现在不敢杀你吗?”刘芒的脚猛的一用力,莫无忌的身体瞬间发出骨头断裂的声音。

“住住手!”此刻,秦沫沫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叫一声道。莫无忌曾经把她从爆炸中救了出来,她不能看着莫无忌被刘芒杀死。

“美女,你竟然想救他?”刘芒脸上闪过一抹戾气,一根手指勾着秦沫沫的下巴冷漠的说道。

“请你放过他。”被刘芒勾住下巴,秦沫沫脸色微微一僵。她竟然感觉到刘芒对她露出杀机。

“你想救他?凭什么?他可是我的敌人,是我恨不得把他剁成肉泥的敌人”刘芒冷漠的说道,死死的盯着怀抱着的秦沫沫。

不知道为何,他感觉抱着这个女人竟然会上瘾,竟然有种舍不得放下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再抱秦沫沫和小魔女的时候才有啊。

可是,这个女人是吴心,是莫无忌身边的人。这让他感觉非常怪异。

“我”听到刘芒的话,秦沫沫轻咬着嘴唇,心头一阵恼怒。

“救他可以,你肉偿!”秦沫沫话还没说话,刘芒便冷冷的说道。

“啪!”秦沫沫愤怒得一巴掌抽了过去。

“女人,你找死?”被秦沫沫抽一巴掌,刘芒脸上闪过一抹戾气。

“哼,有本事你杀了我!”秦沫沫直勾勾的盯着刘芒,脸上没有一丝畏惧,有的只是愤怒和一丝恨意。

看着秦沫沫那复杂的表情,刘芒感觉自己竟然下不了手!

半响之后,刘芒放开了秦沫沫,随即冷哼道:“哼,不肉偿可以。如果钱足够多,我可以暂时饶过他的狗命!”

狗命?

被刘芒踩在脚下的莫无忌愤怒得整张脸脸都格外扭曲。

作为京城的十龙之一,他何曾受过这般屈辱啊。

秦沫沫看了一眼在刘芒脚下因为愤怒和屈辱而导致整张脸都扭曲的莫无忌一眼,眉头一皱,对着刘芒冷冷的说道:“说吧,多少钱?”

“吴心,一分都不要给。这个杂碎不敢杀我!”莫无忌咬着牙低吼道。

“哼!”见莫无忌竟然还能说话,刘芒不由得加大了脚下的力量。刹那间,莫无忌整个人差点趴在了地上。

“一百亿!”几乎把莫无忌踩巴到地之后,刘芒淡淡的伸出一根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