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对视一眼,牛犇道:“老段说得对,这任务真不适合一起来,那大家就先散了,摸摸这个城市的情况,然后在做决定。我提议咱们就把这里当成固定的联络点,等安顿下来之后,叫人在这栋楼的墙壁上贴点小广告!”

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只要有一个电话号码,自然就能再次联络上。

防护罩破裂,外界的嘈杂声一下子涌了进来。

众人纷纷走下天台,分道扬镳而去。

其他人齐山懒得理会,到了现实世界位面,他自然如鱼得水,钞票的印刷和制作方法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难题。

甚至只需要看上一眼就能复制出一大堆,而且千多年的发展,爱丽丝的负载运算资源数量已经是个天文数字。

超级量子计算机的运算能力,比之前还要高出数亿倍,用来入侵现实世界网络不要太简单。

不过他并没选择创造身份,而是先让爱丽丝控制了城市监控网络,以及警察系统档案收集情报。

在法院扣押的不动产名单里翻了翻,找到一个顺眼的公寓,拖进了已处理的名单当中。

各种手续自动生成,短短几分钟就搞定了一切,里面甚至有完整的资金走向,直接从银行内部坏账通往高官的私人账户,中途转了几个弯,特意留下几个扣子,一旦有人想调查,首先会被吓一跳。

这样一来,短时间内绝对没问题。

“老板,我发现了些有意思的东西!”

港风麻花辫美女头戴礼帽清冷眼神户外写真图片

“哦?说来听听?”

齐山开着一辆银白色的奥迪,看着不断向后倒退的风景询问道。

“我搜索了资料库中所有亚洲地区的电影主角名称,一共205,400人,没有任何方向,也没有找到任何雷同的地方,可是就在20分钟之前,港岛警方突然跟美利坚大使馆一起宣布了一张通缉令,被通缉人的名字叫做林贵仁!”

齐山微怔道:“咱们目前在东京,竟然跑出一个港岛的主角来,有意思!”

“严格来说并非如此,剧情当中设定临桂人本身就是日本警方的卧底,私家侦探的身份才是假的!”

“有点意思,给我个位置,去看看这个林贵仁!”

齐山嘴角一勾,对这个世界期待起来。

跟试炼空间相比,这个世界要完整很多,但是还是无法跟齐山之前穿越过的世界相提并论。

从突然出现的林贵仁来看,所谓的故事线,很有可能都是突然出现的,如今的世界只是有不同的载体,仿佛一段可以随意改写的程序。

只要新的故事线出现,世界就会自动出现相应的背景,就像外挂插件和主板的关系,它们之间是相辅相成的。

在记忆深处稍微翻了翻,大概想起了东京攻略的故事。

整个故事线并不复杂,无非就是一个假钞,犯罪集团的证据外流,流到了一个美利坚情报人员的手中。

可能为了安全,将犯罪证据藏在了结婚戒指当中,交给了未婚妻,未婚妻在结婚那天没有等来新郎,一路之下跑到东京来寻夫。

而犯罪组织知道了女人的身份之后,千方百计的想要从她口中获得她未婚夫的消息。

而林贵仁则是日本警方出动的密探,负责暗中保护,并且趁机夺取犯罪集团的证据,以确保法律能够将他们制裁。

这本身就是一个动作爆米花电影,没有任何内涵,但却是一个合适的商业大电影。

如今通过故事线的方式进入这个世界,有些不合理的地方就会相应的做出修改。

齐山现在是轮回者,这次任务又是对抗任务,本身处于黑暗阵营,几乎没有限制,做起事来就可以随心所欲。

光明阵营与之相对,要遵守业务世界的规矩,相应的也会接收到身份上的帮助。

所以东东攻略这个故事线,很有可能莫名其妙多一个人。

齐山当然不会在乎这些,他来到这个世界,主要就是玩。

至于破坏故事线完成任务什么的,只是捎带手而已。

另一点,刚刚抵达东京的美汐小姐和明面上是要戴的,实际上是保镖的毕大勇,已经经历过一次惊心动魄了。

莫名其妙出现,一跃成为日本最大黑帮的神户组,派一队人马围追堵截,对方可是专业人士,却被区区一辆车,一个私家侦探的助手,将两人给救了出来。

而且还莫名其妙的给追丢了。

这情报收集的能力,跟日本最大黑帮的名气毫不相称。

在混乱之中有人挺身而出,两人本能的就相信了这个陌生的日本女人,跟着他一直来到了林贵仁的藏身之处。

双方落座之后,林贵仁又开始讲起了所谓的前因后果。

“这个故事要从两个星期前说起,那天我正在办公室跟助手一起玩电子游戏机,没想到就突然冲进来了一大票人,毫不客气的就把我按在了桌子上。

后来我才发现,来的人竟然是神户组的六代目伊藤武,他虽然气势汹汹,但却是来下达委托了。”

林贵仁摇着头,似乎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啼笑皆非,看着两人有些好奇的眼神继续说道。

“你老公高桥偷他老婆,伊藤组长希望我拍下证据!”

林贵仁摇头:“一个组织的首领,手下那么多人,竟然叫外人去调查,最开始我也很惊讶,但后来想了想,突然间就是最好的办法,毕竟是自己的老婆红杏出墙,要是让手下的人都知道了,那该多没面子,所以找一个毫不相干的外国人去调查,就算是泄露出去,恐怕也没有人相信,大不了杀人灭口!”

“我提前得到消息,跟了他老婆两天时间终于抓拍到证据,可是这个时候你未婚夫高桥却突然打了我的电话,花了同样的价钱,先一步,把照片买了过去!”

林贵仁耸肩道:“送钱的要求,我当然不能拒绝,反正是卖照片,卖一次跟卖两次压根没有区别。而且你未婚夫出手大方,几张照片就能卖500万日元!”

毕大勇瞪大眼睛:“几张照片就卖500万?你抢劫啊!”

美汐小姐瞪了他一眼:“你闭嘴呀,等他先说完!”

林贵仁道:“你未婚夫很大方。他说自己是一个美资投资公司亚洲区的总裁,常常在港岛日本和美利坚乱飞,出手大方,交游广阔。所以相当吃得开,我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有好几个黑帮都是他的大客户,包括伊藤!

可是让我奇怪的是,当他从我手中拿到了照片之后,竟然开始跟别人说我是他的好朋友!

那天回到侦探社之后,伊藤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正准备把照片再卖一次。谁知道他却突然爆发,质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把照片交给他,他老婆已经跟着高桥私奔了!”

毕大勇夸张道:“哇,那你惨了!”

林贵仁道:“可不是惨了吗?他到处跟别人说我是他的好朋友,伊藤也信以为真,直接就想抓我逼问高桥的下落,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逃掉。

之前我不清楚,为什么堂堂一个帮派老大,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如此大动肝火,后来终于查了出来!

原来这个女人一直是伊藤最宠爱的哪一个,她一直在帮神户组掌管主要财政,所以组里面大大小小的事儿,她都一清二楚。

这一次他跟高乔私奔,不仅带走了一大笔钱,而且还拿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当护身符,至于什么东西,我到目前还没有查到。”

林贵仁起身踱步:“现在可好了,他们两个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我却惹上了一身麻烦。

所有的人都在找他们,以及跟他们有关系的人,那就是我和你!只要你未婚夫一天不出现,我们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毕大勇翻了个白眼:“你白痴啊,报警不就完了,真以为黑帮可以一手遮天?”

“你太天真了,傻蛋!这里是日本,不是杀人抢劫,警察才懒得理你呢,最多帮你备个案!”

美汐小姐道:“你说了这么多,我就是让我相信你,跟你合作一起把高桥倒出来吗?但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别以为我是三岁小女孩,就看你故事讲得不错,信不信我随便找家剧院,都能听到更精彩的?”

林贵仁笑了笑,直接从怀里取出一摞照片:“信不信由自己决定!”

照片上正是她未婚夫和另外一个女人,两人在电梯关闭之前相拥亲吻激烈的程度,透过照片都能够看得出来。

如此劲爆的照片,将毕大勇刺激的很兴奋,连忙将脑袋伸了过来。

“哇,这么劲爆!”

林贵仁道:“别着急,你可以慢慢考虑,我们暂时还有点时间,这样吧,先给你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你休息!”

“原来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高桥,长成这个样啊!”

突然有一只手从美汐小姐的身后伸了出来,直接把照片拿了过去,众人吃了一惊,同时抬头望去,发现不知何时,那里竟然多了一个人!

几人同时吃了一惊。

几分钟之前,林贵仁还在四处踱步的讲个故事,众人的眼神一直追逐着,不停的转来转去。

可突然间又冒出来一个人,简直跟鬼片一样。

毕大勇是全国武术协会的裁判,本身就是练武术的,从小到大不知道得了多少个冠军,如此高手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

毕大勇有些头皮发麻,这到底是谁?

美汐小姐惊叫一声,下意识要跑开,却被那人直接伸手扣住脖子的。

拽着一个90多斤的女人,一步退到阳台旁,正好躲开了毕大勇的扫堂腿。

“别冲动,大家都别冲动!”。

林贵仁连忙伸开双臂,让大家都暂时停下攻击。

“小兄弟,看样子你也是冲着高桥来的,何不大家一起坐下来商量商量,这么掐着一个女人的脖子有些说不过去吧。”

来人正是齐山,实际上很早就到了这里之前,一直在四处闲逛,打量这个私家侦探社,看得出来,林贵仁果然是一流高手,一个普通的侦探社,都能照的,很有韵味,齐山甚至在后面发现一间密室,里面放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道具,整的跟007似的。

他们几个太过专注,再加上齐山用时间回溯的能力,始终存在在三分钟之前,令他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潜入。

齐山打量了一下林贵仁,果然长得很像梁朝伟。

“你应该就是林贵仁了吧,最近你可出名,不过去一个私家侦探,闹出这么大的动作,恐怕背后也不会简单。

不过今天的目标不是你,下回我再单独找你聊!”

齐山扭头看向美汐小姐,他虽然没有用力,但仍然把她卡得难以呼吸,两只手使劲扒在虎口上,手都已经发白了,仍然没有任何作用。

齐山一下就看到了戴在无名指上的钻戒。

“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吧!”

齐山伸手捏住戒指,轻轻一抖,就像变魔术一样直接取了下来,直接放开美汐。

美汐小姐一阵咳嗽,连忙跑进人群中被林贵仁和毕大勇护在身后。

两人看着齐山手中的戒指,几乎同时想到了什么。

齐山并不理会他们,直接伸手把钻戒掰开,露出里面一个小巧的芯片。

果然在这里!

“那么打扰了,有时间的话我会再次来拜访的!”

齐山将小巧的芯片给他们看了一眼,“如果没猜错,这里面应该就是神户组的犯罪资料,大家抢夺的也是这个!

从今天起,你们两个就不必东奔西跑了,相信神户组也不会再抓你们!”

说完,齐山转身就想离开,林贵仁连忙道:“等一等,究竟是什么人?这里面如果是神户组的犯罪资料,不是应该交给警察的吗?”

“我叫齐山,至于是什么人,你不是私家侦探吗?自己调查呀!”

说完齐山轻笑一声,大步走出房门。

林贵仁几人连忙追了出去,跑下走廊的时候,却发现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贵仁叹气。

“横生枝节,看来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要比我们之前猜的厉害的多,美汐小姐,看有明确的答案,都得先找到高桥才行!你说呢?”

美汐小姐眼神坚定,缓缓点头。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