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飞驰,远离城市,沿途是田野、村庄、山川、景物不断变换着,而看着这一切的顾凡有的时候心里在想,是什么样人住在四面环山的村子里,交通不便,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搬离呢。

不过想想,住在那里的人生活一定很惬意吧,邻居直接相互走动,相互问好,充满了人情味,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家家户户可以放烟火,将夜空变得璀璨,那一定很热闹吧。

就在顾凡感叹的时候,苏慧说了一句:“差不多中午了,我们找一个城镇吃午饭,顺便休息一会儿吧,我们没必要连一顿饭的时间都赶。”

“同意!”顾凡点头,然后打给罗教授,征求了对方的意见,再告知陆依注意跟上苏慧的汽车。

一行人高速公路的岔道下,直奔另一座城市,在那里随便找了一个饭店,然后十个人坐下来一起吃饭,也是出发之后,大家首次有机会一边吃一边聊,相互了解,熟悉起来。

杜俊最喜欢在这种时候表现了,说了一句:“大家随便点,这一次我出资,所有费用包,只要能找到千夜古国,为国家的考古事业做出贡献,让我觉得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行。”

看到杜俊这个态度,罗教授很满意,仍不住赞叹:“现在的年轻人有你这种觉悟已经越来越少了。”

“哪里,哪里!”杜俊表面上很谦虚,但实际上真是觉得莫名其妙,然后杜俊瞥了一眼顾凡,因为刚刚那套什么为了考古事业做贡献的说辞都是顾凡教的,目的就是让杜俊在罗教授面前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至少不要让罗教授觉得杜俊的出资是居心不良,另有企图。

本来杜俊对这一套很反感,觉得惺惺作态,有点鄙夷顾凡,但随后美女秦佳说了几句,主要是表达感谢杜俊对考古事业的支持,顿时杜俊心里乐开了花,赶紧附和他是多么希望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啊。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相谈甚欢,气氛很融洽,大概都是年轻人的关系,徐昊文和秦佳很快就和顾凡他们熟悉起来。

杜俊甚至都提议,干脆大家都别急着赶路了,反正有的是时间,他请大家在这座城市里玩一会儿,然后再启程。

很多人都同意,反正不急于一时,唯独顾凡提出了反对意见,毕竟这一次不是旅行,而是出去考古,就应该有一个考古的样子,心态一定要摆正。

优雅贵气美女古典服饰香艳吸晴清纯图片

对此,罗教师同意顾凡的观点,弄得大家一阵扫兴,而杜俊也是记恨看了顾凡一眼,觉得顾凡是故意让他难堪的。

顾凡当然有顾凡的考虑,他们必须抓紧时间找到所有可能的线索,找回失踪的同学,顾凡就担心时间一长,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至于杜俊名义上招呼大家,其实就是想在新认识的秦佳面前表现一番,顾凡就不戳穿了。

吃完之后,大家继续上路,杜俊坐在面包车里,一副生闷气的样子,心里还是不痛快,觉得为什么是顾凡来领头,心里是一万个不服。

没错,如果没有顾凡,大家不可能找到和千夜古国有关的线索,更不可能搭上罗教授,但是杜俊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出资,大家也不可能顺利踏上旅途,而且顾凡所谓的线索还不一定靠谱呢。

现在杜俊就想着大家信任顾凡走到这里,花费了那么多时间,那么多精力,到后面一无所获,看顾凡怎么交代。

然而杜俊并没有想过,如果这一次真得失败了,那么那些失踪的同学怎么办,要怎么才能把他们找回来。

一个下午的赶路,一行人终于在天黑之前来到一个城镇,找了一个还算凑合的酒店,依然是出资人杜俊掏腰包。

罗教授和刘老师一间,苏慧和林汐一间、徐昊文和阿杰一间、顾凡和陆依一间、杜俊一人一间、剩下的秦佳也是一人一间。

这样的安排没有异议,大家就办理了入住手续,并没有晚上出去看看,出去走走的想法,因为一天的路程,大家都累了,明天一大早还要赶路呢,甚至还有几天的路程,需要养好精神。

顾凡和陆依一间,两个人分别洗澡,洗去一天的疲惫,感觉好了很多,然后开始闲聊。

“今天杜俊看你的眼神好像特别的怨恨,你干嘛非要破坏人家在美女面前表现的机会啊。”陆依的话就是在提醒顾凡,没事别得罪杜俊,毕竟出门在外,团结很重要。

对此,顾凡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不是出来玩的,我也没心情玩,我们还不知道后面会碰上什么危险,我希望每一个人都可以认真对待,而不是抱着游玩的心态。”

陆依点点头:“我懂了,我理解,但杜俊毕竟是出资人,你多少给点面子啊,万一人家甩脾气,丢下我们就走了呢。”

“好的,我注意一下方式方法,你提醒的对。”说完这句,顾凡忧心如焚:“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在抵达目的地之后找到靠谱的向导吧,我可不希望罗教授觉得我们在耍他,要是老人家一生气,血压一升高,我们担待不起啊。”

听了这话,陆依一脸苦相:“你说我们上那找合适的向导,难道我要改口说我认识的那个向导发生了意外,刚出门就被车给撞了。”

“不能这么说,罗教授不是傻瓜。”顾凡抓了抓脑袋,表示真的很头疼,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林汐的信息,打开一看,顿时笑了起来,心情也好了不少。

看着顾凡那副沉浸在恋爱中的样子,陆依忍不住羡慕嫉妒恨:“你说你们小两口才分开一个小时就有发不完的信息,拜托,林汐就在隔壁,走两步就到了。”

“这叫距离产生美。”顾凡一边说一边在给林汐回信息,而且是一边笑一边回。

陆依实在看不下去了:“你说你们两个谈恋爱也这么长时间了,而且一起出门的次数也很多,林汐都去过你家好几次了,你们的感情一直很稳定,你就没想过更进一步。”

“什么意思啊,老兄。”顾凡一脸疑惑,不知道陆依在说什么,但是看这家伙一脸坏笑的表情,大致猜到了一点。

陆依一副替顾凡着急的样子:“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吗,你们两个基本都认定了对方,那么有些事情可以提前办了,而且这一次出门就是机会了,你多掏点钱,再开一个房间,就你和林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这个提议……”顾凡眉头紧皱,稍微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摇头:“不行,我们还没毕业。”

陆依再接再厉:“有什么关系,我们学校很多情侣都在校外的宾馆开房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大家的思想都比较前卫,没什么放不开的。”

“别闹了,我现在觉得挺好的,真没这想法。”顾凡刚刚说完,就看到陆依投来的质疑的目光,又问了一句:“你摸着你的良心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想过和林汐那个……”

“当然没有,爱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保护。”顾凡说得信誓旦旦,但是陆依却一副鄙夷的样子:“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后,就只是手牵手了傻巴巴看着对方,最后他们还不是合二为一了,你到底爱不爱林汐。”

“我当然爱……”顾凡一阵莫名其妙,怎么好好的突然说到那方面了,而且被陆依这么一说,顾凡心里面突然有点想法了。

陆依继续怂恿:“心动不如行动,现在你就去开房,然后把林汐叫过去,完成你们相爱最神圣的一刻。”

“说得这么好听,但是……”顾凡还想说什么,但他已经被陆依推着走了,还听到陆依说一句:“男人敢爱敢恨,别这么婆婆妈妈的,别让林汐久等了,你让一个女生等你,你好意思吗?”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顾凡有点哭笑不得,怎么感觉陆依这么积极挺奇怪的。

顾凡刚刚被陆依推出了房门,然后赶紧退了回来,神色有点慌张,搞得陆依一阵纳闷,刚想问,结果看到了顾凡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陆依很惊讶,不知道顾凡看到了什么,随后他和顾凡一起把脑袋探了出来,看到走廊尽头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杜俊吗?

只见杜俊正在对着一个房间说话,而且很开心的样子,虽然不知道那个房间后面是什么人,但林汐和苏慧就在顾凡对面,所以顾凡敢肯定不是林汐。

“难道是……”顾凡想到了一个可能,杜俊是一个人一个房间,秦佳也是一个人一个房间,这不是给了杜俊进攻的机会吗?

果不其然,杜俊说什么喝一杯,因为距离太远,顾凡没有听清楚,而在杜俊的邀请下,秦佳走出了房门,然后两个人前往电梯那边,看样子是有情况啊。

看着这一幕,陆依忍不住感叹:“有钱真好,至少请女生吃点什么喝点什么,完不眨眼睛,随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