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白夜明和佳玉在各自的角落里思索这两个外挂到底会不会真的见面打起来,互相跳预言家,咬死对面是狼人的时候。

在新大陆的西北方,几乎是同样靠近大陆中心的位置上,另一只队伍也在艰难的开拔着。

如果不是有第二轮古龍渡的洪流在前面趟过,给第五期调查团起到了开路的作用,那么他们在闯过奥扎奇的封锁区时,还不一定要付出多少的代价。

在白松和他的狩猎队从那次抵挡古龍渡余潮的任务中,让大家见识到了奥扎奇的真面目之后。

龙五和龙坚还有皇室的人都对于这种莫名的生物,以及白松还有岛上土著居民提供的情报非常的重视。

但是像是之前那样大规模的遇见奥扎奇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再次发生过,只是零星的遇到过一两只单独的奥扎奇奴兽。

从这些奴兽的状态还有行动轨迹上来看,就像是被派出来开地图的一般。

但这并没有让调差团他们放松警惕,因为他们在其他地方见识到了奥扎奇这种种群的可怕之处。

在进入到了某个区域之后,他们发现自己前进道路上的视野之中的每一片土地上,都几乎堆满了古龍种的尸体和扭曲的无法辨认出是属于什么生物类别的尸体。

但是这种过分的扭曲感却也让调查人员们选择相信,应该就是奥札奇奴兽们所留下的。

不自然,就是最好的证据。

根据现场的战斗痕迹以及留下的尸体比例,奥札奇奴兽的残骸要远远的多于古龍种的残骸,这让学者们在初始提交的评估报告里大大的低估了奥扎奇奴兽们的战斗力。

无限春光窗边性感的绿萝

但随着白松等参与了那一战的猎人们指出,很有可能绝大部分看到了土地上的古龍尸体都是还没有来得及被奥扎奇转换成为奴兽的尸体。

真正的古龍种的死亡数量可能远大于基于可辨识的尸体为依据所统计出来的数量。

这样的假设之下,他们预估了一个尸体转换率,然后根据不同的转换率,去重新评估奥札奇奴兽的情报。

最终得到的结论是一只奥札奇奴兽大概率(并非平均水平)和一个刚晋升的上位猎人水平相当。

基于这样的战斗力水平的认知,他们很快就重新进行了新的战斗规划和分配了的新的小队安排。

首先是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所有的猎人们,无论是属于哪个势力,都开始听从猎人公会和皇室设立的“联合紧急事务委员会”的管辖。

所有的下位猎人以及全身装备不够完善的上位猎人,必须退出一线的狩猎以及侦查任务,而是改为维持调差团的日常秩序,空余出来的人将用于加快整个队伍的运转和前进的速度。

现在向外执行探索任务的都是由黄金猎人和资深的上位猎人混编而成的全新小队,而且在一定的方向和区域内还会设置一个大师级猎人来作为总负责人。

各个势力明面上的大师们都纷纷领取了这次任务,离开了行进队伍的中心区域。

通过观察接受这项命令的扭捏程度,就很大概率猜出来了各个势力,有没有把出发之前立的盟约约定之外的第二个大师带过来。

越是平静的接受了自己最高武力离开的现状的势力,手中的底牌可能就捏的越足。

与此同时也要要稳定住车队内部的民众的民心。于是同时有几大势力就干脆直接公开了自己的第二位大师级猎人的信息。

反正藏着掖着也并不是很有意思,该猜的基本上大家也都猜得到。

这个统筹规划的执行过程当中也有一些势力拒不配合。

这是因为有些事势力的领袖和高层们根本就没有弄明白他们到底现在在面对着什么。

甚至有些势力还在怀疑这是一种对未来进行成神之基争夺的某种黑手,是想要去借此暗害他们势力的最高竞争力。

直到龙五下令,把这些人都从他们安稳的营帐中‘请’了出来。‘请’到了整个前进队伍的最前列。

让他们亲眼看看,那还没有被清扫出来的堆满尸骨、血肉、残渣和粘液的土地,再让他们想一想,到底应不应该听从这个“联合紧急事务委员会”的调令。

虽说大家猜忌归猜忌,但是延续至今势力们每隔百年选出来的领头人,却还真没有一个是傻子。

在清楚了现状之后,大家都对于建立联合队伍开始变得热情了起来,对于具体的命令也开始各种配合。因为他们都晓得这是能够保证自己的势力利益的最好的方式之一。

在这种保护利益的过程当中,反而是越小的势力反而得到的越多,而越大的势力则是拿着自己麾下猎人的性命和利益在去拉平这种亏损。

即便已经尽力在克服种种困难,但是队伍的前进还是被某些不可抗力阻挡了。

有幸在公会刹车严厉禁止猎人随意离开营地行动之前,带着自己小队摸索到过那个悬崖上的猎人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他们在那一刻所见到的场景。

那是一个峡谷,只不过直接面对的是峡谷的一端,也就是直面一座深不可测的悬崖。

悬崖将两端的地形生生隔开,中间留出了宽约200多米的一道鸿沟。

而在靠近公会的悬崖这侧上面,则密密麻麻地贴着悬崖边,并排站满了无数只古龍。

几乎所有在旧大陆图鉴上的常见古龍,都在这里聚集齐了。

数之不尽的古龍的气场之间在激烈地相互冲突着,但是它们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互相争狠斗勇的势头。

而是一个个非常严肃的肃立在那里,将眼睛投射到对岸。

即便冰呪龍竟然能和炎王龍并排而立,麒麟在鋼龍的羽翼遮蔽下不安的踱步。

仿佛如梦中才能出现的,没有任何争斗的极乐天堂一般的景象。

但是即便是再过于天真的,对未来怀有着憧憬的猎人,也不会认为眼前这诡异景象的出现,是因为天下大同终于出现在了此刻。

一些艺高人胆大的猎人,比如白松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武器,控制住了自己的气势,让自己毫无敌意的慢慢的向着龙群所在的地方靠近。

他们想要尽可能的靠近悬崖边,才能够看得清楚龙群到底在和什么东西隔空对峙着。想要验证自己内心深处的不祥预感。

而只有少数的几个幸运儿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因为那些实力太弱的黄金猎人们在还没有接近到龙群的时候,就被无数古龍的气势联手压迫的一步也不能够再向前迈进。

虽然古龙问之间互不侵犯,也并不介意有人类加入到这条战线中跟他们共享情报,去面对那共同的敌人。

但是这并不代表它们会放下自己身为古龍的尊严,允许一些在它们看来连种群刚出生的幼体都比不上的小小黄金猎人们去与他们平起平坐。

所以最终接触到悬崖边的也就只有闻讯赶来压阵的距离最近的三名大师级猎人,以及像是白松这样,已经站在了黄金猎人的顶峰,半只脚踏入大师级别的存在。

古龍群体中较为强大的各自从这些人类的身上感觉到了与自身相近,甚至查过自己的实力水平,于是才制止住了自己内心的高傲的龙族尊严。

允许他们,加入到自己的行列之中。

白松走到悬崖的边沿,凭借他的实力,目视到200米外另外一个悬

崖边上发生的情景,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是他在看完之后,宁可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因为。这预示着将要到来的一场惨绝人寰的战斗。

在对岸的悬崖上,正如心底早已泛起的梦魇一般的景象,密密麻麻的罗列着许多的奥扎奇。

如果说古龍的阵型是大家保持一定的间隔并排站好的话,那么奥扎奇就完全像是一群废弃的砖头或者玩偶一般被堆砌在那里。每个奥札奇和每个奥扎奇之间的身躯都互相穿插扭结在一起。

白松很快滴就估算一下,在这边对应一只古龍大小的空间里,那边至少充斥着将近百只左右的奥扎奇奴兽,也就是近百个上位猎人。

虽然听起来一百位上位猎人对于一只成年古龍来讲,也几乎是不用费太多的力气就能够屠杀掉的。

但是这种可怕的数量仍然在有可能在汇聚到更大的数量级之后就直接形成质变,给战场带来难以预料的变化。

更何况的是,除了这些看起来就是炮灰的奥札奇奴兽以外。

在它们的身上,这就是看上去的‘墙头’,还有着一些看起来就更加强大,身上附着着更加复杂的花纹,但是没有那么的粗枝滥造,更加精致一些的奥扎奇个体。

这些奥扎奇个体的强度,在没有实际交手之前,白松也不好预估。但是他凭借猎人的直觉就知道,其中很多个体的强度恐怕和成熟的黄金猎人相比都不相上下。

白松在估计了对方现有的战斗实力之后就感到十分心惊。

仅仅凭借他看到的部分,他就可以断定整个调查团除非抱着一种拼死一战的信念,不惜牺牲无数猎人的生命,才有可能击穿击溃这个奥扎奇的阵型。

即便是这样,最终战争的损失也难以估计。

更何况在到达大陆中心之前,此处的列阵奥扎奇也许只是其中的一道阻碍而已,后续还有没有更多的奥扎奇在前方的道路上阻等待着,是一件谁都说不清楚的事情。

所以与身旁的古龍种们联手就成了一种必然的举措,想必这些古龍也是在等待着更多同类的到来,等待着更靠后的位置的古龙潮继续赶来。

在聚集到足够多可以让争斗的天平发展巨大扭转的力量之前,它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人类的出现可能对它们来说是种意外,只是它们没有抗拒这种意外而已。

白松这个时候扭头注意到,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大猎人也来到了同一个悬崖的边缘,其中也包括他认识的大师级猎人。

在他们的眼中,白松看不到任何轻松的表情。他稍微联想了一下,就意识到大师们到底在顾虑什么、

所有的生物,不管是不是来自异界的奥扎奇,都会有一种共同的特性,那就是慕强。

弱者总会听令于强者,受强者的指挥。而白夜明突然想到,在这里会有如此多密密麻麻的奥扎西奴兽以及等同于黄金级别的奥扎奇砌成了一堵肉墙,而没有而没有发生实际的混乱。

这说明,在这些奥扎奇的背后不远、也是在自己所看不到的地方,肯定另有一个实力远超于或者数个实力远超于这些摆在明面上的奥扎奇奴兽们的,实力达到了大师级的奥札奇存在。

如果再考虑到奥札奇也许可以使用出真正大师级力量的可能性的话,白夜明计算了一下,按人类的大师级气场去作为领导范围估算的话,那么至少需要五名大师级的奥札奇在这里。

可以真正动用大师级力量的奥札奇能带来怎样的威胁?

白松通过自己对于力量的认知判断,可能把整个调查团所有隐藏着的大师级都拉到一起,再有人牺牲的前提下,勉勉强强可以战而胜之。

再加上此处的大师级古龙们。打穿防线应该还不太成问题。

但是这其中仍然还有一个最让人感到不安的猜测,就是会不会里面有一只力量层次要高于大师级一步哪怕半步的存在?

如果有这样的存在的话,大家也就不用再去大陆中心了,不用提什么成神之机了。那种奥扎奇的存在,在大师级无法动手的这里就是神明一般。

而即便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仍然会让人感到怀疑。

让人的内心永远的会担心着这三个字:

万一呢?

已经评估好局势的大师丽人,也没有试着尝试和直接就和古龍建立沟通,他们先要自己讨论出来一个结果。

在领头的大师级的示意下,站在前边的将近10个猎人都渐渐的撤回到了远离悬崖的地方,然后带着在一旁等候的黄金们迅速的返回到了调查团的指挥中心。

在短暂的商议之后,委员会发出指令,整个调查团立刻停止了前进的趋势,原地固守营地。

尤其禁止猎人们前去挑衅前方的存在的古龍。

接下来就是要好好想一想,怎么才能和古龍进行有效的沟通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