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着丹圣刘重阳的威名,蔡老鬼也跟一些世家,或者是隐宗建立起了密切的联系。

就拿墨家来说,这墨家最为擅长炼制法器,可是呢,在炼丹上,却是远远比不上天师府刘家。

像墨家平时修炼用的丹药,大都是天师府刘家提供的。

也难怪,蔡老鬼会是如此的自信。

“哼,年轻人,别说我蔡老鬼不给你机会,只要你帮我拍到丹炉,我蔡老鬼,愿意帮你说情,饶你不死!”说话的时候,蔡老鬼整了整身上的黑袍,嘴角泛起了一抹不屑。

唐龙冷笑道“呵呵,区区墨家,我还不怎么放在眼里。”

嘶。

此话一出,场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就连蔡老鬼也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如此不知好歹的人。

可是呢,这里毕竟是鬼市。

就算蔡老鬼再怎么愤怒,也不敢胡乱动手。

试想一下,那钟震,连墨丹山都敢鞭笞,更何况是他蔡老鬼呢。

向日葵白皙女孩森女系装扮目光温柔优雅气质图片

想到这,蔡老鬼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哼,我蔡老鬼,不缺钱,三亿!”

“三亿一千万!”

“四亿!”

“四亿一千万!”

“五亿!”

“五亿一千万!”

蔡老鬼每叫一次价,唐龙总会比他高出一千万。

任谁都看得出,这唐龙,是跟蔡老鬼杠上了。

可是呢,那蔡老鬼,也是敢怒不敢言。

蔡老鬼铁青着脸说道“钟判官,我怀疑此人胡乱报价,扰乱市场,还请您认真核查一下。”

“怎么?”

“蔡老板,你是在教本判官怎么做事吗?”

“哼,我鬼市自开市以来,还没有谁,敢赖我鬼市的账!”

索命判官钟震不冷不淡的说道。

坐在太师椅上的催债判官钟金花,擦着怀里的金元宝说道“谁敢赖账,我钟金花,就要他狗命!”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此时的蔡老鬼,也是陪笑了几声,这才缓缓做了下去。

五亿一千万?!

一个破丹炉,根本不值这个价!

鬼知道这炼丹炉,是不是玄阶中品法器!

据蔡老鬼所知,但凡玄阶以上的法器,不可能没有名字!

比如说丹圣刘重阳所使用的丹炉,就是明朝时期刘伯温传承下来的,叫做‘紫阳炉’!

有传言说,这种炼丹炉,可以吸收阳光炼丹,十分的诡异!

只是呢,丹圣刘重阳很少使用紫阳炉!

毕竟!

这紫阳炉,需要不断的用灵气滋养!

要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炼制出灵丹!

索命判官钟震冷声说道“恭喜这位先生,以五亿一千万的高价,拍得这尊无名丹炉。”

“哼,小子,真希望,你还能有命保住这尊丹炉!”不远处的蔡老鬼,忍不住哼声说道。

唐龙冷笑道“呵呵,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你……!”

“哼,真是牙尖嘴利!”

“在虎潭市,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蔡老鬼说话!”

蔡老鬼一脸杀气的说道。

坐在太师椅上的钟金花,不冷不淡的说道“小子,记住了,你只有三天的时间筹款,一旦逾期,本判官便会亲自上门。”

筹款?!

哼,真是可笑!

说实话,唐龙根本没有想过付款!

要知道!

那条九龙锁链,可是兵家的法器,价值连城!

可是呢,竟然被钟屠给贪墨了!

对于唐龙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次敛财的机会呢!

当然!

催债判官钟金花并不知道唐龙在想什么,要不然的话,她只怕早都出手了!

咳咳。

赏罚判官钟屠轻咳了几声,笑着说道“呵呵,诸位,老夫知道,你们大都是冲着破神丹而来,不过呢,我们这次,打算采用盲拍的方式。”

“盲拍?”

“钟屠判官,什么是盲拍呀?”

“哈哈,该不会是闭着眼睛拍卖吧?”

在座的人,也都忍不住调侃道。

负责拍卖的钟屠,不冷不淡的说道“所谓的盲拍,其实就是根据诸位的报价,来定夺破神丹的归属,诸位可以往茶杯里放绿豆,一颗绿豆代表一个亿,而报价最低的人,就会被淘汰,不准再参加下一轮的竞拍,而且呢,每次报价,只准加价,上不封顶!”

这盲拍的方式,倒是很新奇。

不过呢,这在古代的时候,倒是很常见。

通俗点说,所谓的盲拍,其实就是根据自己的预判,往茶杯里放绿豆,一颗绿豆,代表一个亿。

至于放几颗绿豆,看自己的预判。

但有一点,每次报价,都只能加价,否则,就会被淘汰。

说起来,这盲拍,还真是刺激呀。

如果说,第一次拍卖,就直接给出高价,那等你进行下一次拍卖的时候,就只能继续加价。

否则!

就只好退出竞拍!

所以呢,这第一轮的报价,绝对不能太高!

但也不能太低,否则,就会被淘汰,没有资格参加下一轮的竞拍!

坐在唐龙身边的孙静姝,愤愤的说道“哼,这个钟屠,实在是太卑鄙了,竟然贪墨了九龙锁链。”

“呵呵,放心吧,吃亏的人,一定不是我。”说话的时候,唐龙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茶。

虽说这盲拍有点意思,可是呢,唐龙根本不感兴趣。

唯一让唐龙感兴趣的就是,接下来,该如何敲钟家的竹杠。

咳咳。

赏罚判官钟屠清了清嗓子说道“现在开始拍卖第一颗破神丹,请出价。”

话音一落,就见在座的人,纷纷端起桌上的茶杯,开始往里面放绿豆。

很快!

第一轮的拍卖结束,最终姜神侯以高价拍得第一颗破神丹!

坐在一旁的袁道臣,抱拳笑道“呵呵,恭喜神侯,拍得第一颗破神丹。”

“侥幸!”

姜神侯不冷不淡的说道。

说实话,要不是姜神侯有点背景,袁道臣根本不屑跟他说话。

以袁道臣的道行,自然算得出,姜神侯往茶杯里放了几颗绿豆。

所以呢,对于接下来的盲拍,袁道臣很有信心。

十颗破神丹,他袁道臣,绝对有信心拍到五颗。

赏罚判官钟屠扫视了一圈,冷冷的说道“现在开始拍卖第二颗破神丹,请出价。”

很快!

第二轮的拍卖结束,最终吕影以高价拍得第二颗破神丹!啪

嘭!

袁道臣狠狠砸了一下桌子,一脸阴沉的说道“哼,本仙师视钱财如粪土,接下来的破神丹,是本仙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