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戴宁听到路一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近在咫尺。

这时候,戴宁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什么意思?他要来自己的房间吗?

想到这里,戴宁的心都揪了起来。

随后,脚步声便没有了。

戴宁一拧眉头,随后立刻明白了,他应该就站在她的门外。

这一刻,戴宁屏住了呼吸,端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便将杯子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

此刻,戴宁好紧张,如果他进来,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那日不好的记忆也在脑海里打转,戴宁的腿都有点发抖。

这时候,戴宁不由得在心里嘲笑自己:平时不是自诩很坚强吗?怎么现在却是这么紧张?说到底路一鸣又不是豺狼猛兽。

不过那天晚上的他的确是豺狼猛兽,戴宁还是感觉自己怂了。

隔着一扇门,一个站在门外,一个站在门内。

柠檬少女小脸蛋大眼睛沁人心脾写真

就这样,他们无声的僵持了两分钟。

然后,戴宁便听到脚步远去的声音。

等到听到隔壁的门一开又一闭后,戴宁知道自己今晚又安了。

下一刻,她便放松的靠在了门板上,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不过,在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后,戴宁的眼神里却又透出一抹失望。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既害怕和他相处,心里还有一丝期待和他相处。

接下来的几天,小王助理会按时将路一鸣的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晚上还会送便当过来。

早饭路一鸣会做,所以,一下子戴宁便只用收拾一下家,所以她一下子便轻松了起来。

客厅里每天还会有新鲜的百合,便当和早点也都是她爱吃的,路一鸣对自己很温和,不过戴宁仍旧对他很冷淡、疏离,两个人不咸不淡的相处着。

有时候,戴宁会躺在床上想,如果以后的十个月,他们都能够这么相处的话,也许是好事。

那样,到时候,她就可以无牵无挂的离开,他也终究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也许这样她就不会太伤心。

戴宁手指上的伤渐渐好了,可是,戴宁忽然有一种不想将手指上的纱布取下来的想法。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她的心思连她自己都不懂了。

这天早上,戴宁坐在餐桌前快速的吃着早餐。

路一鸣坐在她的对面,仍然如往常一样细嚼慢咽。

戴宁每天早上都吃的很快,因为这样可以和路一鸣少待一会儿。

其实,她也不是不想和他多待,只是一碰触到他的眼神,她真的会很害怕,不知道该如何和他相处。

最近,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戴宁心下也有所感动。

也许,他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吧?他应该对那天所做的事情也比较后悔吧?

其实,他做那件事也没错,只是方式有点极端,毕竟他们之间是签约的床伴。

钱早已经打到她的账户,她还享受着他提供的豪宅、美食等等一切,她付出身体也是应该的不是吗?戴宁心中悲凉的想。

每当和他在一起,戴宁就会想到她和他之间的协议,她就会提醒自己床伴的身份。

所以,戴宁总是躲着他,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去排斥他们之间的关系,这都会当初自己同意的,但是她的潜意识里还会去排斥,去抗拒,虽然她知道这终究无济于事。

吃着,吃着,可能是吃的太快了,戴宁一不小心就被呛了!

“咳咳……咳咳……”戴宁低首剧烈的咳嗽,脸被憋得通红。

路一鸣见状,赶紧起身走到戴宁的背后,一边为她捶背一边将一杯温水递到了她的面前。“喝口水!”

痛苦的戴宁赶紧接过路一鸣手中的水杯,低首喝了两口,又咳嗽了几声,才缓了过来。

下一刻,戴宁抚着自己的胸口,竟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刚才,她以为自己会被呛死!yyls

看到戴宁没事了,路一鸣却是笑意颇深的望着座位上的戴宁道:“吃饭讲究细嚼慢咽,你这样囫囵吞枣似的吃饭方式不但消化不好,还很容易发生事故。我知道你可能想尽快吃完离开我的视线,其实你大可不必,顶多你就当我是空气,对我视而不见好了,不过要修炼到那个程度你还任重而道远!”

闻言,戴宁抬头一望,只见路一鸣老学究似的望着自己,脸庞上带着笑容,嘴角上勾,明显就是在用幽默的方式讽刺她嘛!

下一刻,戴宁便倏地站了起来。

可能是脚有点发麻,也可能是起的太猛,所以起来以后一个没站稳,便踉跄了一下。

这时候,路一鸣却是伸手勾住了她的腰身!

戴宁不由得

一皱眉头,等到意识到他搂住自己腰的时候,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可是,路一鸣却是脸上上含着得逞的笑意。

看到他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戴宁伸手便使劲推开了路一鸣!

“你……讨厌!”戴宁冲着路一鸣吼叫了一句。

路一鸣被推着后退了一步,却是仍旧笑眯眯的道:“我绝对是好心,我总不能看着你摔在地上吧?到时候你会更加狼狈,因为你要是摔伤了,我还得抱你上楼不是?”

此刻,戴宁感觉路一鸣那笑眯眯的表情十分的暧昧,惹得戴宁心跳一直加快,脸也绯红了起来。

戴宁很是讨厌此刻的气氛,所以,她快速的提起自己的书包道:“我要迟到了,没工夫跟你在这里耍嘴皮子!”

说完,戴宁便逃也似的跑出了别墅。

望着夺门而逃的戴宁,路一鸣却是笑意颇深的望着她离开。

他知道,她害羞了。

她害羞的样子很可爱,让他移不开眸光。

戴宁背着书包一路跑出别墅好远,直到气喘吁吁的才停下脚步。

回头望了背后一眼,确定他没有跟上来,戴宁才弯腰歇了歇。

她不知道路一鸣到底是抽什么风了,前些日子是凶神恶煞,这几天就变成了笑面虎。

对,就是笑面虎,望着她不怀好意的笑,现在想起他那笑眯眯的眼神都感觉渗人。

不行,不行,她不能受他的影响,她要安心的上课,安心的生活才是。

下一刻,戴宁便往公交站点快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