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十七年,这一年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王斗时常巡视京城,停留在某颗歪脖子树下之外,并无大事。

崇祯二十年,科举再一次改制,主观题消失了一大半,客观题占据七成以上,此举受到了绝大多数读书人的欢迎。

除了极少数超级天才之外,谁愿意科举之前研究阅卷老师的生活习惯、过去经历、个人风格?

没有钱,不是超级天才,研究这些也没用。

可是不研究,说不定一句话惹得阅卷文官不满意,之前的一切努力便会彻底化为乌有。

甚至有的时候,即使你写的很好,可就是因为主考官不满意,随口说上一句,你的卷子也就被压下去了。

这样的事情,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时有发生!

除了极少数天才之外,其他的读书人,谁不担心?

可是让读书人们纠结的是,夏公在将主观题改为客观题的时候,大大的增加了数学、法律这两科的内容,四书五经的份额降低到了两成!

堂堂的圣人经典,为国选材的科举考试,圣人经典竟然只占两成?

那可是四书五经!

那可是圣人之言!

妩媚性感百变女郎

可是主观题变成客观题,这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

你反抗今年的科举改革,那么就继续恢复重前的主观题模式。

你接受今年的科举改革,那你就得同时接受四书五经占比下降的事实。

于是乎,读书人们只能再一片真香的感慨声之中,默默的接受了新的科举,事实证明,读书人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还是很快的。

而王斗在调教读书人的时候,经验也越来越丰富。

崇祯三十年!

自从辽镇军阀向王斗投降之后,王斗就开始了经济封锁,专门针对后金的经济封锁!

我大萌有的是钱,有的是人,有的是物资,但就是不给后金!

甚至在崇祯二十年的时候,王斗还重建了东江镇。时不时的派几千骑兵过去袭扰一番,打了就跑,望风而逃,根本就不和后金大部队碰面。

甚至到了后来,这支骑兵的目的不再是袭扰,就是单纯的消耗后金的粮食。

一位骑将外加数千精锐骑兵,想要将之彻底消灭,至少也要上万骑兵跟着,配合步兵建立堡垒,步步为营才有可能。

每年来上这么一次,只是为了赶走明朝的骑兵,即使赶走了又怎么样?

士兵动员过程中消耗的粮食,再也回不来了。

士兵动员过程中,耽误了农时,地里的收成自然会降低。

将近二十年的经济封锁外界骑兵放血,后金理所当然的完了。皇太极早就病死了,多尔衮是新的后金之主,可是他也病死了。

如今的后金之主是福林,老一代能吃苦能打的将领也死光了,甚至就连八旗的编制也早就维持不下去了。

八旗本质上就是一个以抢劫为生的强盗团伙,能抢劫成功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动员能力极强的制度,可是当抢劫一直失败的时候,就是八旗散伙的时候。

如今的后金,八旗只剩下两旗,所有的战兵加在一起,也只剩下六千多人,其他的要么死在了老林子里,要么冻饿而死。

小冰河时代的来临,东北这块地方,抢不到粮食的下场就是被冻死饿死。

这一年,福林请降。

这一年,夏公变成了夏王。

这一年,王斗治下的新时代读书人,年纪小的也有十**岁,年纪大的都二十五六了。

他们成了新一代的秀才,新一代的举人甚至是新一代的进士。新人们已经彻底成长起来了,和王斗理念不合的老人,也早就离开了朝堂——或者主动,或者被动。

崇祯四十年,夏王变成了夏皇。

南京

今年王斗已经六十多岁了,可是他的身体却还很健康,甚至连头发眉毛胡子都还是黑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在他的书桌之上,摆放着好几个玉盒,每一个玉盒里面都装了一枚朱果,一枚成熟的朱果,一枚年纪比王斗还大的多的朱果。

王斗就是服食了一枚朱果之后,才变的年轻的。而献上朱果的那个女娃儿,她叫李英琼!

看到这个名字,王斗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一段很久远很久远的记忆——蜀山剑侠传!

三英二云!

正道大兴!

绕着书桌来回踱步,王斗的心情很复杂,可是最终却只化为了一声叹息。

这个大明和历史上的那个大明不一样,这一点王斗早就知道了。这里是天圆地方,大明之外是无尽海洋,据说东海之中甚至有着鲛人国,还有着许多奇奇怪怪的海外国度。

大明南方就是和这些非人做生意,非人们在海底随便挖掘金银,换取大明的手工业品,这就是之前的海贸流程。

只不过王斗从未想过,此方世界竟然是蜀山。不过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天子乃天下万民之主,身负天下之望,紫薇龙气笼罩之下,万法不侵。但也无法修炼,无法长生。

如果是修道之人服用这些朱果,还可以增长数十年的法力,可王斗服食之后,却只能身体健康,延长寿命。

“罢了,朕本就不是探求长生之人。”

说到这里,王斗豁达一笑。

想开了之后,心情自然很好。

我本来就不想做什么皇帝,最初的想法也只是让天下百姓能够过得更好。这个念头诞生之后,看着外边的大雪,王斗就担心了起来。

这里是南京,外边的大雪却已经大到了这种地步,连几十年的老树都可能在一夜之间被风雪压塌。

那么北方呢?

今年又会有多少百姓,会因为粗心大意或者豆腐渣工程,直接在屋子里被冻死?

甚至广州巡抚的奏折上说,连广州都下雪了!

这样的天气,顿时就让王斗产生了新的斗志,天气越是恶劣,他就越是要让百姓们好好的活下去!

……

夏历四十年,王斗传位于太孙,开始颐养天年。

夏历六十年,太孙卒,太孙立下的太子继位,王斗露了一面,顿时人心归附。

夏历八十年,王斗卒!

这一年王斗一百四十八岁,他临终之前心情很开心,他走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如今大夏已经执掌天下八十年,历三代君主,人心归附,看着窗外蓝蓝的天,王斗没有遗憾的离开了!

“恭喜你……”

“你就是让朕重生的仙人吗?多谢仙人成……”

……

第二次实验,圆满结束,除了王斗超脱出来之外,其他人则是开始第三次实验。

当第二次实验结果出来之后,大秦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这天命也不是不能改嘛。

明灭清兴是天命,可结果呢?

明朝虽然依旧灭亡,可是清朝不也亡了吗?天命只对了一半,那么能不能错呢?

所以第三次实验对象是即将继位的崇祯,他是大明皇帝,如果他成功了,那么大明肯定还在。如此明灭清兴的天命,将彻底失败。

吸取了王斗第一世由于水土不服,误信文官的教训,崇祯的记忆不再是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而是一位当了九十多年练习生的实。

这话要从一个孝顺的太子说起,那是一个举着宝剑追着崇祯砍的孝顺儿子:父皇别跑,儿臣孝顺!

那一年是崇祯十七年,那一天,闯贼距离京城只剩下数日时光。一位穿越而来的大孝子,举着宝剑追着崇祯皇帝跑。

最终大孝子成了新皇,掌握了权利,一系列骚操作之后,大明朝被他救活了,而崇祯则是成了上皇,为了给大孝子添堵,他不断的学外语,让大孝子了一百多个弟弟妹妹,还长寿的活到了九十多岁,学习到了九十多岁。

练就了一身本领,学习了一身知识的崇祯又一次回到了天启落水的那一天,这便是崇祯脑海中额外多出的记忆。

我是练习时长多达九十年的皇帝?

宫里传来消息,皇兄落水了?

……

崇祯上皇拯救大明的故事还在继续,而另外一个猴子的故事也早就开始了。

事情要从当年娲皇补天开始,当补天石裂开之后,蹦出来了一个石猴,石猴天生地养,乃是当今时代,太上世界唯一诞生的先天神灵!

论出身,他是先天神灵!

论关系,他是娲皇补天石所化,天生的和哪吒就是朋友,和人族也都能扯上关系,就看他有没有这个心思。

作为西游劫数的应劫之人,自从他出身之后,诸天神佛便拿出了不少精力放在他的身上,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观察之下。

大师兄进入了水帘洞,嗯,有些意外,有好几个猴子也想进入水帘洞,不过他们都失败了。

大师兄当上了美猴王

大师兄今天看上了一个母猴

大师兄看上了第二个母猴

大师兄看上了第三个母猴

看着这一幕,仙人们有的嘲讽,不当回事儿,认为大师兄这是丢了先天神灵的脸,哪有天天和母猴子欢好的先天神灵?

先天神灵的脸,都被大师兄个丢完了!

但也有仙人认为,这是返璞归真,天真无邪的表现,思想如同一张白纸,这不是更好?

大师兄在某个猴子的明示之下,知晓了长生,知晓了死亡。

大师兄在某个猴子的明示之下,扎了个竹筏,踏上了求仙之路。同时有好多猴子,跟着大师兄一起踏上了求仙之路。

猴子们在漂流的路上,遇到一个又一个劫数,当大师兄踏上了大陆的时候,大多数跟着一起来的猴子已经死完了,没死的也和大师兄分开了。

这些猴子临死之前,看向一直没有任何事儿的大师兄,眼珠子都瞪圆了,并在死亡之后,留下了一件件奇怪的宝物。

每一件都是真仙之宝,品级还都不低,有的甚至被其他的仙神给拿走了,观察之后甚至会传出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虽说太上世界来者不拒,欢迎一切穿越者,可是这一届的穿越者素质也太差了吧?”

“啧啧啧,一代不如一代,这一届的穿越者不行啊!”

“最好的也只是天仙种子级别的宝物,虽然和天仙沾了个边儿,但只是种子,好几劫以前本帝君就用不上了。”

帝君们睁大了眼睛,利用狂风、鲸鱼、暗流、妖怪抓走了一个又一个穿越猴——穿越到花果山当猴子的穿越者。

当大师兄踏上大陆之时,又巧遇了很多或者抱有善意,或者抱有恶意的穿越者,他们之中有的是人,有的是妖,还有的是龙。

每一位心怀恶意的,都凉凉了。

即使心怀善意,也未必每一位都能善终!

最终,当大师兄前往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之时,跟在身边一起求仙的朋友们,竟然只剩下了一人一妖。

这妖是一只黑色乌鸦,叫起来呱呱呱的,活像个丧门星,可就是这个看起来很让人讨厌的丧门星,却成功的在佛门布置的一系列考验之中,成功活着来到了此地。

佛门也不是完不讲道理,你想要进入灵台方寸山学习真本事,学习神通,那佛门因此布置一系列考验也是合情合理的。

度过了考验,你就是菩提老祖的真传弟子,度不过,那带着你穿越的宝物就交出来吧。

如果真的能度过这一系列考验,那也算是人才,佛门不亏。如果度不过,佛门还是不亏。

至于那个人,看起来就更有意思了,他叫玄清,是个道士,一个道号玄清还能活蹦乱跳活着的家伙……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接为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循着声音看去,猴子、乌鸦、人三者的反应不一。

乌鸦是黑色的,脸也是黑的,所以此刻他的表情如果不仔细观察肯定是看不清的,不过他却呱呱呱的叫了几声。

玄清脸色一黑,随即就习惯了。

至于猴子则是直接冲了上去:“老神仙,老神仙……”

“我不是什么神仙,我这歌诀是山里的神仙传授我的。此山叫灵台方寸山,山上有一个斜月三星洞,洞中居住着一个老神仙……”

……

……

蜀山系列第一阶段实验到此为止,我的脑洞其实还有一些,不过接下来将是西游猴哥儿的故事,那么大家还愿不愿意在之后看第二阶段实验?

一:愿意。

二: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