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魅晨仍在昏睡,宁凡则遁入元瑶界,进入暗金宝塔之内。

七层宝塔之中,宁凡挥手召出九十九颗本命黑星,沐浴在漫天星光之中。

继而取出一枚六转伤药服下,闭上眼,开始漫长地疗伤。

暗金宝塔之内,宁凡一坐便是三年,方才令伤势痊愈,而在外界也仅仅过去半个月而已。

徐徐舒出一口气,睁开眼,黑眸犹如深渊,看不到一丝情绪。

回想起半个月前斩杀骨皇,一时恍然如梦。

“骨皇是一个劲敌,亦是我斩杀的第一名碎虚,但绝不是最后一个…碎虚虽强,已是修道第一步的至强者,但,亦可斩杀!韩涅天,我正一步步朝走来…”

宁凡闭上眼,内视己身,发现煞气又重了许多。

虽说涅皇是自尽而死,但其死因却是因为与宁凡拼斗,故而宁凡或多或少沾了一些煞气。

宁凡似有所悟,他忽然想起凡间的一句俗语。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杀人之后,沾染煞气,这其中有因果至理蕴含其中。

大眼睛黑发文艺妹子暖系写真

“因果么…若能斩断因果,便可杀人不染煞气…上一次我突破窥虚,之所以会被执火巨人攻击,只因我这一生犯下太多杀戮,染上太多煞气…”

“四天之上,那些真仙、仙帝想必也难以避免争斗,动辄毁灭星辰。杀戮亿万,所杀之人必定比我更多无数倍。但他们却并未被天道诘难。想必他们不少人都有斩断因果、避免煞气的手段吧。”

宁凡自语。这些东西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抹去煞气的想法。

这些煞气,皆因杀戮而来,但他所犯下的杀戮,从未后悔,自然不必遮掩。

“我走过我的路,便是我的道,不必追悔。”

他心思渐收,开始翻动储物袋。其中有不少此战的战利品。

五百万金丹念珠,五千化神念珠,十二枚炼虚念珠,还有一枚碎虚五重天的念珠…

残损的、未损毁的法宝无数,无数破破烂烂的储物袋中,装满了第七区域无数年来生长的灵药。

宁凡目光大致一扫,初步估算了一下。这批灵药之中,单单十万年灵药便有近五十株,五万年灵药三千多株,万年灵药七万多株,千年灵药不计其数…

这些灵药够宁凡狠狠挥霍的了。

最让宁凡在意的,还是从骨皇身上缴获的战利品。

除了那个金笔之外。骨皇的储物袋也光荣地被宁凡缴获。

骨皇储物袋之中,好东西着实不少,甚至有一颗七转下品的疗伤丹药。

宁凡略略一想,这一颗丹药还是留给魅晨吃算了。

虽说魅晨想要伤势痊愈,起码需服用七转上品伤药。但这颗下品丹药仍会稍稍有助于她疗伤吧。

除了这颗丹药,骨皇储物袋中还有不少其他丹药。

其中。竟然还有四枚碎虚一重天的鬼物念珠。

宁凡猜测,这四枚碎虚念珠想必是骨皇当年一统第七区域时斩获。

可想而知,当年骨皇在第七区域犯下何等恐怖的杀戮,连碎虚鬼物都杀了四人…

收起灵药及念珠,宁凡目光落在金笔与地煌火之上。

地煌火本附着在金笔之上,而金笔则是骨皇于第八区域的入口处偶然拾得。

排名第一的天霜寒气,排名第一的地脉妖火,竟被人附在这金笔之上…这金笔究竟是何来历?

这是一支仙人用过的金笔,本身法宝品阶不高,但灌入寒气、灵火之后,却可激发威力,画出威能莫测的金符攻敌,着实不凡。

“小幽儿,可想起这金笔是何来历?”

“让我仔细想想…”玄阴界中,洛幽罕有地陷入沉思。

她翻动着脑海中的记忆,只觉得在哪里听说过这金笔,却一时无法记起。

当她的目光凝视在地煌火、补天心之上后,忽然想了起来!

“天霜寒气,地脉妖火…是了!这是金符宫的符笔之一!”

“金符宫?”金符宫的名号,宁凡还是第一次听说。

“金符宫是一个古老势力,位于南天仙界,在数千万年之前便为人所灭,所以姐姐才一时未能记起…直到看到这天霜地火,姐姐才回想起来。”

洛幽言语一顿,似在努力回忆,继而又道,“金符宫是一个符修宗门,宗门弟子擅长制符、画符,人人皆持有一支金笔法宝。金笔不仅是制符之物,更是金符宫门人身份的信物。若无金笔在身,是无法进入金符宫遗迹的…看看这金笔之上,可是标注有人名、职位?”

宁凡闻言,细细端详金笔,在金笔的末端,看到一行古老的铭文。

“金符宫府库执事…左杰…”宁凡念道。

“咯咯,弟弟真是好运气呢,那金符宫虽然被灭,遗迹内却还有一百零八处府库处于封印状态,若弟弟有朝一日飞升南天仙界,前往那金符宫遗迹,凭此金笔可取出那左杰当年看守的府库宝物哦~那可是一位仙人看守的宝物喔,想必好东西不少呢。”洛幽咯咯笑道。

“这金笔除了作为画符法宝,还有这等用处?如此说来,若我有机会前往南天仙界,倒是必须去这金符宫走一遭了。”宁凡点头道。

“若想去金符宫,最好拥有真仙修为再去…那金符宫的水有些深,修为低些,可能会死在遗迹之中。可知,当年金符宫为何被灭?”洛幽收起调笑,正色道。

“为何?”

“那金符宫的始祖。正是远古四图中的第二幅画图的作画之人!金符宫被灭,是因为牵扯上了远古四图的隐秘!”

“又是远古四图?”宁凡一诧。

“远古四图皆是特制的古图。蕴有大道…远古第一图名为‘太古渔蓑图‘,其中蕴有’生死大道‘,似这等修为,若获得太古渔蓑图,领悟其中生死之道,堪破生死、飞升成仙将轻而易举!”

“远古第二图,其名‘金天黑地图’,其中蕴有阴阳大道。可助真仙堪破阴阳虚实,明悟道真,获得成为仙帝的机会!当然,是阴阳变的修炼者,若获得金天黑地图,想必对阴阳变的修炼也是大有益处的。”

洛幽轻轻一叹,她当年也曾寻找过金天黑地图。若能得到这副图,她也不至于退而求其次,选择阴阳变修炼复仇了。

“得太古渔蓑图,可飞升成仙?得金天黑地图,可成为仙帝?”

宁凡心头微微一震,太古渔蓑图也就罢了。但金天黑地图绝对可令无数真仙拼命争抢,只为那一个成为仙帝的机会!

难怪金符宫会被人灭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且如今金天黑地图下落不明,想必不少寻图真仙会将目标锁定在金符宫的遗迹之内。

宁凡手中的金笔。可开启金符宫遗迹一百零八座府库其中一座,若被一些真仙得知他持有金笔。不知会不会辣手抢夺…

“也就是说,如非必要,这支金笔不宜随便拿出来示人了?”宁凡询问道。

“嗯,姑且将这支笔收起来吧,这笔可勾画金符,确实是一件不弱的法宝,但却牵扯到远古四图的隐秘,最好不要随便使用。”洛幽叮嘱道。

“我明白了,姑且将这金笔收起来好了,至于金符宫…有机会再去吧。若没有足够修为,我可不想去金符宫遗迹送死…”

宁凡将金笔之内的寒气取出,旋即将金笔收起。

望着身前跳跃的金色灵火、黑色寒气,宁凡嘴角轻轻上扬。

“吞噬掉这两团寒气灵火,我便集齐了二十四种天霜地火,融合而出的阴阳魔火,想必品阶堪比七级上品的仙虚虚火了,无论对炼丹还是施法,都将大有益处!”

宁凡沉下心,着实炼化最后两种天霜地火。

伴随着地煌火、补天心的一丝丝炼化,宁凡左半边身体好似燃烧一般,升腾起熊熊金火,右半边身体好似冻结一般,凝成黑色的冰雕。

宝塔第七层,又过去六个月,宁凡忽然睁开双目,无论是金火还是黑冰,部收入体内。

他豁然站起,猛然抬起手中,掌心跳跃着一团恐怖之极的黑火。

这黑火明明是无数低阶灵火寒气所融合,但火威却堪比七级上品的仙虚之火!

须知就算是丹皇持有四分之一的纯阳火,也仅仅相当于七级中品的火焰。

宁凡融合了所有天霜地火,火焰品级甚至比丹皇更高!

“皆下来,该修复执火傀儡了。”

宁凡将黑火收入体内,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千疮百孔的火红人偶。

望着人偶所受重伤,宁凡不由苦笑。

骨皇还真是强悍,受伤跌落至碎虚一重天,都能一击将执火巨人击成半毁。

若骨皇盛之时,怕与涅皇相比都不弱太多吧。

“幸好此傀儡并未毁,还有修复的可能,只不过想要修复一具碎虚傀儡,需要的仙玉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宁凡给了黄泉妖城数十亿仙玉守城,身上仙玉所剩不多。

但他还有道晶,相当于数百亿仙玉,修复碎虚傀儡绰绰有余。

“开始吧…”

他祭起人偶,人偶立刻迎风而长,化作一个万丈巨大的火焰巨人。

宁凡围绕着巨人的身体,开始在地面上布置修复傀儡的大阵。

想必修复执火巨人,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了。

宁凡在暗金宝塔度过了近四年,外界仅过去半个月。

半个月的时间,魅晨早已苏醒。

她披着单衣,坐在床头。怔怔望着窗外的潇潇暮雨。

她犹记得,半个月前她醒来之时。听到骨皇陨落的消息的一刻,心中是何等的震撼!

“这臭男人,虽然无耻了点,却为了我、为了黄泉妖城与骨皇拼命…哎…他为何要对我这么好…”

“明明只是窥虚而已,却去和碎虚拼命,他不怕么?”

如今的魅晨伤势已彻底稳住,恢复至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但想要恢复碎虚三重天的修为,却非要服食一颗七转上品丹药不可。

慕小凉在一旁陪着魅晨。听闻魅晨的叹息,立刻素手托起香腮,露出神往与感动的表情。

“魅晨姐姐,宁凡对我们真好,我们要怎么才能回报他?”

“是啊,怎么才能回报呢?难道老娘真要给他当妖宠,回报他?”魅晨这么一想。立刻浑身恶寒。

“呸,老娘宁愿死也不给他当妖宠!!!”

在魅晨自语之时,一道调笑之声忽然响起。

“小黑,又不乖了,不给我当妖宠,想给谁当妖宠?若给其他人当妖宠。我可是要生气的。”

宁凡一袭白衣,嘴角上扬,走入屋内。

他离开元瑶界之后,已将黄泉妖城所有念珠带走,方才悠闲前来。

一看到宁凡。慕小凉立刻羞得满脸通红,魅晨俏脸的容颜则黑成了锅底。

“老娘死也不给当妖宠!”

“这么讨厌我?”宁凡继续调笑。

“必须的!太无耻了!”魅晨心直口快道。

“是么?原来不愿给我当妖宠啊。这可头疼了…我本来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将与微凉直接带出妖鬼林,见见外边的阳间世界,但却不愿给我做妖宠,如此说来,我是无法带走了…”宁凡故意叹气道。

“什么!竟然有办法让妖鬼林的鬼物妖物离开妖鬼林?!这怎么可能!”

魅晨心中一惊,妖鬼林是九阴之地,属于鬼魂生活的阴界,阴界的鬼物是不能到外界阳界去的,否则必将化作飞灰而亡。

就算是躲入洞天空间被带出,也只能生活与洞天中,绝不可离开洞天半步。

就算是骨皇想要离开妖鬼林,也需大费周章凝练真魂分身…

宁凡竟然有办法直接带鬼物离开妖鬼林,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若是其他人这么说,魅晨一定不信,但宁凡从来口无虚言,他说有办法,一定真有办法。

天可怜见,魅晨有多么想离开妖鬼林,见见外边的世界,比那些鬼物更想。

她是妖鬼林唯一的一个妖物——黄泉貂,以吞食鬼物修炼,不似其他鬼魂,都死过一次,见识过外边的花花世界。

魅晨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这乌烟瘴气的妖鬼林!

她真想出去看看,但一听宁凡半威胁半诱惑的口气,她特别不爽。

宁凡很显然是用带她离去做条件,令她心悦臣服成为妖宠,这令她十分不爽,她并不喜欢被威胁。

魅晨银牙一咬,气恼地盯着宁凡,“威胁我?!我不给做妖宠,便永远不带我离开妖鬼林,是不是!无耻!”

宁凡叹息一声,摇摇头,他不过是和魅晨开个玩笑而已。

“我只是说笑罢了,我获得了一种上古丹方,是六转下级的品阶,名为真阳丹,专门给们这种鬼物吃的,一旦服下,便可在体内凝聚出一些阳气,即便离开妖鬼林也绝不会灰飞烟灭。”

“给我做妖宠,我自然是高兴的。不愿,我也不会逼,看着一场交情的份上,无论如何我都会帮炼制这种丹药。不过若我带离开妖鬼林,希望答应我一个要求,替我庇护我的家人…作为交换,我会想办法帮寻一颗七转上品的疗伤丹药,助彻底伤势痊愈,恢复碎虚三重天的修为…”

“我去第七区域看看,好好休息…”

宁凡微微叹息,转身离开房门,走入那潇潇暮雨之内。

魅晨表情一怔,心中忽然有些空落落的。

不知为何,当宁凡以交易、请求的口吻和她说话的时候。她竟会感到生疏和失落。

她更愿意宁凡对她无耻,对她调戏。也好过对她生疏…

早知道会这么心烦,干脆答应给他做妖宠得了!

“臭男人,我不答应给当妖宠,不会求求我么…”魅晨轻轻咬唇。

慕小凉不解地望着魅晨,不明白她为何叹气。

“不必给宁凡做妖宠,还能离开妖鬼林,魅晨姐姐不是应该高兴么,为何她又会叹气呢?”

“不明白…”

以慕小凉单纯的心智。是无法理解女人复杂感情的。

宁凡撑着血伞,独自走在暮雨之中。

骨皇的死,宁红红的失踪,小黑的疏离…这一切事情,令他百感交集。

他抬头看雨,渐渐觉得雨声烦闷。

但当走到第七区域的废墟之时,看着阴雨连天、尸横遍野的战场。又觉得这雨实际并不烦闷,实则有些萧索…

宁凡忽有感悟,原来烦闷的、萧索的从来不是雨,而是人的心情。

雨线从天而降,那轨迹便是雨的一生。

雨之一生虽然短暂,却也有悲欢离合。

人是何心情。便可从雨中看到什么情绪。

世间有无数大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

若持有悟道的心情,想必也能从雨中悟出自己的大道吧。

宁凡眼光深邃,他回忆起当年进入冥坟的一幕幕场景。

“当年的我,以为雀神子在冥坟中领悟的是雨之神意。实则不然。雀神子领悟的,是道…”

“每一种不同的雨中。都有大道。一滴雨水,足以囊括世间万种情绪,足以包含世间万种大道…”

“雨滴凝成的圆形,便是大道。雨滴划过的轨迹,便是大道的轨迹。”

宁凡目光渐渐澄澈空濛,眼前飞逝而下的细雨,仿若定格一般,每一滴雨落下的轨迹都被无限延缓,仿若静止。

他抬起手掌,接住一滴雨滴,细细凝视。

他在那雨滴之中,看到了无数大道,只是有真有假,无法分辨。

他部心神都沉浸于掌心的雨滴中,眼前风景变幻,仿若立身于一处广阔无边的雨水世界。

在这雨水交织的世界中,在那无边无尽的长空之上,赫然悬挂着一个巨大的金色圆环。

天道圆环!

宁凡立在这雨水世界中,感悟更深。

原来一滴雨水之中,也有属于自己的天道,而那天道,是圆形!

原来只要将心变得极小,那么就算看一滴雨,也是一整个世界那般巨大。

若将心变得比四天九界更大,那么看四天九界,或许也只是看一滴雨而已。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我所立身的世界,究竟是无边无垠的巨大,还是渺小到只是他人眼中的一滴雨…”

噗!

宁凡忽然胸口一痛,咳出血来,心神从雨中收回,目光渐渐恢复清明。

他之所以吐血,是因为所感悟的东西远超他的境界,根本不是如今的他可以看破!

想要知道世界的原貌,便需要感悟属于自己的道真…

这,便是那些仙人孜孜不倦的追求!

“这傻弟弟,竟然想从一滴雨水中感悟道真!真是可怕的悟性!若非他境界不足,怕是刚刚这一场领悟之中,可获得莫大好处吧。”

“不知日后他修为足够之时,可否领悟出道真…”

玄阴界中,洛幽啧啧称叹,又一次被宁凡惊讶到了。

宁凡摊开手,任掌心的雨水滑落,没有半点流连。

这雨水以及其中所含的大道,不是如今的他可以领悟的。

过犹不及…若强行悟道,只会自灭,那咳出的一口鲜血便是一个警告。

修真之事,果然只能一步步来,不可冒进。

“去看看第八区域的入口吧…”

宁凡踏过第七区域的废墟战场,走在潇潇暮雨之中,一路向前。

不知走了多久,宁凡收住脚步,立在第七区域的尽头。

妖鬼林前七区域都是以鬼物相隔,但第七区域与第八区域间,是以破界之光阻隔。

在通往第八区域的道路上,立着一重重璀璨的极光,好似巨大的镜子阻挡在那里。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件凡虚法宝,朝极光抛去。

在触及极光的一刻,法宝立刻化作飞灰消散…

宁凡眉头一皱,这极光十分可怕,就算是碎虚修士、仙虚法宝都能灭为飞灰…

只有有此破界之光存在,无论如何,宁凡无法进入第八区域。

可惜了…妖鬼林第八区域、第九区域,可是存在于古天庭之中呢,倒是无法进入了。

“罢了,提前进入古天庭又如何,以我如今修为,进入古天庭凶险必多,不必急于求成。修道之事,必须一步步来,不可贪求…”

今日雨中一场道悟,着实令宁凡心境增涨了不少。

“差不多该走了。为小黑炼制真阳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手头还差几种灵药,多半需要离开妖鬼林再行采购灵药了…”

“我出来了半个月,也该回去给她们报个平安。然后…去冥坟走一趟,看看能否将冥罗树精带出冥坟…”

“我虽有办法将小黑、小凉带出冥坟,但暂时没有太多把握将冥罗树精带出冥坟…最多只能带出他的分身…”

“去看看再说吧…”

宁凡朝黄泉妖城返回,还是回去和魅晨、慕小凉暂时道别吧。

鬼雀宗中,功德殿中,守殿长老孟楚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不动。

在他身旁,鬼雀宗前代宗主鬼雀子则露出苦笑不已的表情。

他已是半步元婴的修为,只差一个长关便可正式结婴。

他刚刚出关,就遇到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

功德殿内,宁凡的门派贡献值已不可思议的速度一路上涨,最终超出了功德碑上限…把功德碑震爆了。

“那小子这次进入妖鬼林,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么…该不会把妖鬼林第七区域的碎虚鬼物杀了吧…不然门派贡献怎么会突破上限…”

鬼雀子失笑摇头,他只是开玩笑的口气,并不认为宁凡有实力诛杀碎虚鬼物,那未免太过不可思议了。

可惜,事实往往总是出人意料。

当他知道妖鬼林真相、震惊不已之时,已是许多年以后了…他怎么也无法想象,窥虚修为的宁凡竟击杀了骨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