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上的两人双眼紧紧地盯着对方,试图找出破绽,这也是在野外常年捕猎锻炼出来的。

独自面对一个实力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没有必胜的把握就不能轻举妄动,免得被找出破绽。

可是,这两个人实在是太熟悉对方了,自打从训练场就一直在一起,祭祀之后获得了力量,也被分配进同一个狩猎队,长年的磨合使他们太过于了解对方。

场下的人瞪大双眼,更有甚者恨不能屏住呼吸,生怕打扰到场上的人。

虽然已经见识过太多对决,但毕竟是高手间的对决,多长长见识还是很有好处的,尤其是在这个训练场上都是明年即将进入狩猎队的孩子来讲,更是重要。

阳旭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是最为清闲的,一会儿展示切磋结束,就到了孩子对练的时候,那才是让原主最为痛苦的时候。

阳旭也是紧紧的盯着场上的人,记忆可能会欺骗人,但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人同时大吼一声,向对方冲了过去。

图和拉古都是穿着兽皮衣服,在腰上系着一条绳子,结结实实地扎在一起,下摆到膝盖上方,上面的兽皮大衣早就扔到一边去了。

图右脚踏出,向前冲去,整条右腿肉眼可见的膨胀起来,一条条粗壮的大青筋显露出来,双手呈交叉状抱头,手背上“刷”的一下,伸出来三根骨爪,下一刻,整个人弹射出去,势气一往无前。

“刷”拉古同样亮出了骨爪,知道不可以硬接,向旁边跳去,同时一爪向自己原来的位置挥去。

“砰”这是骨爪碰撞的声音。

骄阳夏日下的朱唇粉面女子好清新

“还是老套路。”

图抑制住前冲的势头,双方再次拉开距离,扭头说:“嘿嘿,管他用了多少次,有用就行。”

说罢,再次故技重施,向前冲去。

拉古见状,也没办法,毕竟这种冲锋的势头是有先手优势的,一旦开始,他只能避开来,避其锋芒。

拉古时不时的借助骨爪碰撞的力量拉开距离,然后就是一记冲撞,有时古拉没完避开,吃了不少力量。

没办法,图在狩猎队里就是属于吸引仇恨的,时不时上来给野兽两下子,你又打不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你眼前晃悠。

但是,这种缺点也很明显,一会就会显露出来。

果然,图用多了之后,冲锋的势头已经开始减缓了,似乎是体力不支,拉古很轻易地再次避开这次撞击。

果不其然,图下一次还是冲了过来。拉古也是很及时地避开,因为图的冲撞速度已经变得很慢了。

但在下一刻,图左脚踏地,向拉古躲避的方向撞去。

谁都没能想到图还能做出这种改变,危机之下,拉古只能双手抱在胸前,硬接了这次攻击。

效果很明显,拉古直接倒地。

很显然,这次是图赢了。

“哈哈,拉古,队长说的不能大意你忘得一干二净啊,哈哈哈哈”说完,完不顾拉古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大笑起来,极尽嘲讽之事。

“他娘的,你小子玩阴的,呸!”拉古也是很不服气,每一个阳骨族人都是争强好胜的,谁都不喜欢输,更很况这次还被打得吃了一嘴的土。

不过,拉古也确实没想到图还能玩这一手,以前这小子输多赢少,始终没拐过来这个弯,现在猝不及防吃了一个大亏,古拉也是很郁闷的。

太阳也已经升起来了,但是阳旭知道,他们还没有动真格的,因为记忆里他们还显露过战纹,火红色的战纹铺满大腿,但由于阳骨族的人普遍偏黑,倒也是不怎么显色。

图看着训练场周围的人,于是大喊一声:“训练开始,按照以往训练对手开始。”

说罢,两人站在训练场的中间,上面架的有木板,足以将整个训练场地放收于眼底,他们虽说是负责训练,但是只需要负责纠正一些错误就行了,他们就在一旁看着,寻找出错的小队。

人三三两两地散开,按照以往顺序开始训练。

阳旭有些尴尬,因为他的训练对手是一个小姑娘,但是在他印象里,他从来没有摸到这个姑娘的衣角。嗯,被按在地下求饶算不算接触?

按照记忆里的地方,阳旭来到训练场的左下角,那个小姑娘已经站在这里等待着他。

阳旭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试图缓和一下两人尴尬的气氛。

可谁曾想,小姑娘根本没给他好脸色,直接摆好架势。

阳旭有些尴尬,没办法,训练小组是按照实力来排列的,赢了就升组,输了就降组,公平得很。

小姑娘虽说也是最后一组,但也比阳旭要强,毕竟谁都能踩最后一名一脚,不是吗?

阳旭不再多想,也摆好架势,下一刻,小姑娘就冲了过来。

“砰”一个鞭腿,阳旭直接倒地。

“嘁,今天才一下。”盈说完站在一边,等待倒数第二组分出胜负。

也不怪原主心情不好了,毕竟来到训练场就是在当活靶子,每天被人按在地下摩擦,这谁受得了?

阳旭缓缓撑地站了起来,心里很是恼火,但也没办法,谁让自己的身体素质这么差呢?

没在原地等,阳旭走向场地中间的看台,打算找两个战士问些问题,这也算逃避挨打了吧。

拉古早就发现这边的情况了,因为阳旭曾经是狩猎队队长的孩子,结果却这么没有战斗天赋,谁敢信?

“阳旭,你来干嘛?为什么不接着去对联?”拉古问。

屁,什么训练,老子在那等着就是当箭靶子的,谁老实呆着谁傻。

“拉古大叔,我是来问怎么把骨爪弄出来的!”阳旭情急之下想了一个问题。

“噗,哈哈哈”周围的人听到这个问题,忍不住笑了。

拉古皱了皱眉:“你之前怎么学的,这个问题也能问出来?”

阳旭情急之下问了一个傻子才问的问题,赶紧补救:“我的意思是,你们弄骨爪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骨爪是等你们今年参加祭祀后,经过祖物洗礼后才能显现的,现在也没法伸出。”拉古有些不耐烦。

“要真说有什么感受的话,大概是心脏里涌出一股热流?”拉古想了想,看着周围孩子的渴望眼神,缓缓地道。

“还有还有,脑子里要有一个图腾才行,没有先祖留下来的图腾,我们什么都做不出来。”图笑着补充。

“你现在知道也没用,放弃吧,没经过祖物洗礼是没办法显现的!现在,回去训练!”拉古有些不满,因为这严重耽误训练的进度。

见阳旭还是没有动,拉古跳了下来,打算拉着他回去。

就在手即将触碰到阳旭时,

“刷,”三根骨爪从右手伸了出来,一时间,整个训练场都寂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