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当我知道芮儿身死的消息后,我的心有多痛?!这种感觉你能理解吗?”

“我……”知道了夜神机对芮儿的感情,此刻的厉修言真的有些无言以对,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出卖你了吗?”

厉修言点点头,什么都没说,因为他很清楚,现在就算说什么,对于夜神机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芮儿已经不在了,就算他现在是九境之主,拥有可以令死者复生的重生钥环,也不能让芮儿再活过来。

“你先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吧。”

得知一切真相后的厉修言,已经不在怨恨夜神机了,至于他为什么要让夜神机留在这里,是因为他不想夜神机再被九大家族的人利用。

夜神机才智过人,自然知道他留在这里才是安全的,回到现世反而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但他的心里,始终都在怨恨厉修言,并不愿意接受厉修言的施舍。

“厉修言,要么你放我出去,要么就杀了我!”

夜神机的话,令厉修言脚步一顿,“你我几十年的兄弟感情,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杀你的,但也不会放你离开,我现在要去救尘光,你还是先留在这里吧。”

“你以为你留得住我!”夜神机暴喝一声,体内的魂力,几乎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

然而还没等他成功解放武魂,厉修言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暗黑色的魂力,如同滔天巨浪一般,只是一瞬间,便将夜神机的魂力完全压制。

瓜子脸刘海妹妹文艺写真

夜神机不服,还想与厉修言抗衡,可是他根本就不是厉修言的对手。

“有本事你就一直用魂力压制我!”夜神机怒声吼道。

厉修言却是唇角微挑,猛地伸出手来,掐住夜神机的下颚,随即将一颗丹丸强心塞入夜神机的口中。

丹丸入口的下一刻,夜神机释放而出的魂力骤然回流,不过喘息之间,就再也释放不出半点魂力。

“你放心,这不是什么毒药。”厉修言松开夜神机的同时,开口说道。

“厉修言,你大爷的!”夜神机口吐芬芳。

厉修言却是充耳不闻,转身离开。

就在他离开的同时,宿魂专程开辟出的孤岛上,也升起一道结界,防止夜神机跳进不冻泉。

他的身体没有经过厉修言那样的洗经伐髓,一旦进入不冻泉,顷刻间就会化作一具冰尸。

“修言,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厉修言刚才以魂力压制夜神机的时候,刚好被马啸云所觉察,从屋子里跑出来的时候,刚好又看到厉修言从不冻泉的方向回来,于是立刻上前询问。

厉修言心里清楚,夜神机的事瞒不住,于是便把马啸云叫到一旁,将夜神机的事,原原本本跟他说了一遍。

马啸云听完,怒不可遏,要去找夜神机算账。

厉修言自然不能让他去,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他自己都已经放下了,又怎么能让马啸云再去找夜神机。

“算了,是我对不起他在先,我不怪他。”厉修言拍了拍马啸云的肩膀,说道。

“放屁!”马啸云怒声说道:“芮儿的死,我们都很难过,可也不能把芮儿的死,全都归咎到你的头上吧?他分明就是嫉妒心在作祟!”

厉修言又怎么能不明白,夜神机之所以把芮儿的死算在自己头上,是因为芮儿喜欢自己,但那又怎么样呢,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再说自己现在还活着,而且还成为了九境之主。到底是应该责怪他,还是应该感激他呢?

“算了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眼下尘光还在唐家手上,我得先把尘光救出来。”

“尘光?”马啸云面露不解。

厉修言叹了口气,随即把穆尘光的情况,也告诉了马啸云。

马啸云听完,有些担忧的道:“你真的相信唐柔那婆娘的话?”

“你这话什么意思?”厉修言微微皱眉。

马啸云道:“九大家族表面上都想除掉你,可实际上,他们在见识到了九境钥环真正的力量后,却都想将九境钥环据为己有。”

厉修言眼珠一转,“你的意思是,唐柔是想以此为借口,把我骗去唐家,然后……”

“没错,我怀疑她的目的就是这样。到时候再以尘光的性命做要挟,容不得你不按照他们的话做。”

厉修言深吸了一口气,“你说的有道理,可即便如此,为了尘光,唐家我还是要去一趟的。”

“也是,尘光是我们兄弟,不能眼看着他落入唐家而不顾。可你一个人行吗?”

“怕什么,这里还不是萧家的地盘,他们又把我怎么样了?”

“也对,都是九大家族,没什么不一样的。但你还得小心一点,毕竟唐家的武魂乃是整个三天境大陆最为特殊的一种。”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神机那边,你还得没事照看着点,我和他的事,只有你和璇冰知道,其他人就不要说了。”

“行,我知道怎么做了。”

嘱咐完马啸云一些事后,厉修言也没再九境空间久留,便立刻回到了现世。

唐柔是真的急,不过一天的工夫,就回到了雨林来找厉修言。

“其他家族的人呢,都被你糊弄走了?”厉修言玩味的看着唐柔问。

唐柔并没有作答,冷笑一声,“想穆尘光活命,就别那么多废话,跟我走。”

“别急啊,我这丛林烤鱼才刚熟,吃完再走也不迟。”

说着,厉修言将一条烤好的鱼递给唐柔。

唐柔是用毒的行家,自然会担心厉修言在烤鱼里下毒,并没有接下厉修言递给她的烤鱼,而是指了指厉修言手里的那条,“我吃你那条。”

厉修言笑了,直接将唐柔指的那条烤鱼递给她,“你以为我会在烤鱼上下毒?你的格局太小了。”

唐柔刚要去接,却又突然改变主意,将厉修言最初递给她那条烤鱼接了过来。

“哟,还懂得逆向思维呢?”厉修言懒得跟她浪费时间,直接大口吃起了烤鱼。

这两条烤鱼他并没有下毒,因为没有意义,他要的是穆尘光,下毒毒唐柔的话,对解救穆尘光一点帮助都没有,他才不会那么笨,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

(本章完)